首頁 > 政策法規 > 國家法規 > 瀏覽文章

誰受益誰補償 讓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更市場化、多元化

時間:2019年03月01日信息來源:人民網 點擊:

  日前,國家發改委、財政部、自然資源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行動計劃》(以下統稱《行動計劃》)。提出了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總體要求、重點任務、配套措施等。

  國家發改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賈若祥表示,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不僅充分體現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特征,通過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協調系統內不同區域之間的關系,也充分體現了生態產品具有市場價值的特征,是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重大舉措。

  讓市場平衡環保與經濟的關系

  復旦大學環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志青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環境保護發展到今天,很多制度逐漸完善,下一個重點是怎么利用市場經濟規律來改變生態環境保護激勵的手段,即用經濟激勵的方式來改變消費、生產過程中的行為。和以往專門通過法律和行政的方式驅動不同,它是利用市場經濟來改變消費者和生產者內在的行為。

  李志青表示,經濟的發展增長與環境保護之間,永遠是需要平衡的。市場化很重要,如果只是交給政府來定價,價格定得低,大家沒有積極性保護。價格定得高,經濟發展又跟不上了。如何平衡,要交給市場來定。

  “生態環境的補償機制,實際上提了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是比較碎片化,各個地方搞的模式不一樣,不同模式之間存在著很多問題,這些問題是什么呢?標準不統一。”李志青說,《行動計劃》把多個地方探索出來的成功經驗歸納起來,放到一起,讓大家有了統一的原則。

  《行動計劃》提出,要堅持誰受益誰補償、穩中求進的原則,加強頂層設計,創新體制機制,實現生態保護者和受益者良性互動,讓生態保護者得到實實在在的利益。《行動計劃》明確到2020年初步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初步形成受益者付費、保護者得到合理補償的政策環境。將從九個方面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例如,健全資源開發補償制度,優化排污權配置,完善水權配置,發展綠色金融等等。

  《行動計劃》明確了重點任務,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要健全資源開發補償、污染物減排補償、水資源節約補償、碳排放權抵消補償制度,合理界定和配置生態環境權利,健全交易平臺,引導生態受益者對生態保護者的補償。

  賈若祥表示,合理界定和配置生態環境權利,是推進市場化、多元化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奠定制度基礎。尤其是排污權配置、水權配置、碳排放權配置等,要結合不同區域生態環境和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將排污權、水權以及碳排放權合理界定好并層層配置下去,從而促進生態環境領域引入市場化機制,通過市場化機制提高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的效率和效益。

  比如,針對排污權的配置問題,在滿足環境質量改善目標任務的基礎上,企業可以通過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清潔生產、清潔化改造、污染治理、技術改造升級等產生的污染物排放削減量,可按規定在市場交易。

  污染者付費 保護者得益

  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多年前已經在探索中前行。

  新安江目前是中國水質最好的河流之一,是錢塘江正源及浙江省最大入境河流,發源于安徽省黃山市休寧縣。2011年起,全國首個跨省流域生態補償機制試點在新安江啟動實施。

誰受益誰補償 讓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更市場化、多元化

新安江景色(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上游保護好了水質,下游從中受益。新安江三分之二在安徽境內,平均出境水量占千島湖年均入庫水量近七成。各方約定,只要安徽出境水質達標,下游的浙江省每年補償安徽1億元。

  水質清澈,魚翔淺底,新安江治理的成功離不開黃山市的多措并舉。水陸兼顧,加強生態修復,黃山市相繼實施了農村面源污染、城鎮污水和垃圾處理、工業點源污染整治等一批重點項目。截至目前,已累計完成投資130多億元。

  加大補償力度、完善補償機制,很多地方都在踴躍探索生態保護補償機制。

  污染者付費。《行動計劃》要求,要健全資源開發補償制度,自然資源是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資源開發者應當對資源開發的不利影響進行補償。山東臨沂的嘗試可圈可點。今年1月份,臨沂市生態環境局組織第三方監測單位對全市36個重點河流考核斷面進行了監測,共有4個斷面超標,4個縣區需繳納生態補償金182萬元。除此之外,臨沂市還定期通報重點河流生態補償情況,到事到人,補償金每個月計算一次。

  保護者得益。如何堅持誰受益誰補償的原則,讓生態保護者得到實實在在的利益呢?青島市做出了積極探索,2018年,青島空氣質量改善明顯,空氣質量優良率85.3%,同比提高6.7個百分點。參與了秸稈禁燒考核的幾個區,均未出現焚燒秸稈火點,每個區年終一次性獎勵50萬元。

  《行動計劃》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建設順利推進,重點領域、重點區域、流域上下游以及市場化補償范圍逐步擴大,投入力度逐步加大,體制機制建設取得初步成效。

  投資缺口較大 存在“一刀切”現象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制”。這要求在建立生態補償機制過程中要重視市場化、多元化的特征。

  《行動計劃》提到,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在實踐中還存在企業和社會公眾參與度不高,優良生態產品和生態服務供給不足等矛盾和問題,亟需建立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參與、市場化運作、可持續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激發全社會參與生態保護的積極性。

  《行動計劃》的一大亮點是發展綠色金融,建立綠色利益分享機制。目前,我國市場化補償機制仍正在探索之中。例如,安徽省黃山市設立新安江綠色發展基金,甘肅、內蒙古、寧夏、浙江省東陽-義烏等地相繼出現水權交易、水票,以及中國水權交易所正式掛牌成立等。

  李志青表示,以前,投資缺口更多借助于財政力量,現在希望能夠借助于或者引入更多的社會資本。這就要用到金融的手段,但在真正的綠色投資融資方面,資金還是比較短缺的。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盤和林指出,從資金來看,我國生態保護補償高度依賴中央及各級地方政府財政資金及投資,市場化補償機制仍處于探索階段,尚未真正建立。范圍偏小、標準偏低、重復補償、形式單一、長效機制不足,存在“一刀切”現象。

  對于環境保護的成本核算,目前缺乏一些比較科學合理的方法和研究,很難估計出真正的成本出來。“一刀切”其實是出于簡便便利的需要,但會引起很多問題。李志青說。

  環境保護的成本收益不對等,界定模糊。《行動計劃》提到,要合理界定資源開發邊界和總量,確保生態系統功能不受影響。“我們在市場上買一個東西,為什么價格明確?因為它的成本和收益都是明確的。但是,環境保護的公共產品的成本和收益,很大程度上是模糊的。”李志青說。生態環境保護過程中下一步的重點是積極探索環境保護公共產品的價格機制,這關系到很多問題,比如說綠色GDP的核算,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制定,生態環境補償等等問題。

  北大環境學院E20聯合研究院副院長薛濤表示,跨區域的補償,必然存在富裕地區帶動貧窮地區的問題,除了投資缺口較大、基礎研究不足之外,也有協調難題,比如地區之間、行業之間等協調起來都很困難。

(作者:王紹紹 編輯:admin)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